留候

ただいま(我回来了)

为这结局,气了两天,但气过了就过了,还是很喜欢他们,还是放不下他们。好想让多罗罗骂骂这个臭丸子,然后就有这ooc的一篇文,不,应该是半篇,后面应该,应该还有吧。


为了让我、让多罗罗解气,ooc也要发出来啊


(设定动画最后的场景是多罗罗的梦境。)







前方是无边无际的金黄色稻田,有一座木桥凌驾其上。她恍然看见自己惦念了几年的人正站在桥上,背对着她。她好开心啊,可是……又很委屈……那个人当初就那样丢下她,自己一个人走了啊。想到这里,她准备上前的步伐又犹疑起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前面的人慢慢转过了身,她看见他对她温柔地笑着,还伸出了一只手,完整的柔软的属于他自己的手。大哥真的好温柔啊,她有些沉迷,也顾不上多想了,只一个劲地向前奔去,混合着稻香的清爽的秋风吹起她的长发,抚摸着她的面庞。终于跑到大哥面前,她伸出手准备抓住他伸出的那只手,可是,他从手开始,渐渐变得透明,然后消失不见……


多罗罗慌乱地叫了声“大哥”就惊醒了。她猛地抬起头,抬手擦了擦睡着时嘴角流的口水,然后怔怔地呆愣了很久。原来她趴在桌上练习写字的时候睡着了啊,所以才做了这个梦。


“可恶的百鬼丸,都几年了!你个笨蛋,还不来接我!”多罗罗朝着窗外大声喊了起来,少女的声音混合着蛙鸣和虫啾在翻滚的麦浪中飘向了更远方。


邻居们对于这似乎扰民的叫喊不以为意,因为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见。他们中有的人会默默地想:这个叫百鬼丸的人肯定欠了多罗罗很多钱,不然多罗罗怎么会老是骂他笨蛋混蛋滚蛋……可是也有知情的村民们会了然一笑:她大哥还没回来接她啊。


夜晚的天空星星特别繁密,像无数颗碎钻洒满天际。远处的小山、田野里的作物,在月光下明明灭灭。多罗罗用右手支住下巴,搭在窗檐,看这无比美丽的秋景。


她等了他整整五年了!她已经长高了很多,开始穿女孩子的衣服,头发也很长了,干活的时候有些麻烦,但是她又不是很想剪,毕竟大哥还没有看见过她长发的样子。刚开始,她把父亲留下的钱财分给难民,然后跟着村民在这一带耕种建房,重建被战争破坏的家园。每天得空的时候就去他离开时走的那条路上逛逛。


她开始还很有耐心的,觉得大哥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而她也有要完成的工作……后来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他连他的影子都没看见。倒是和尚,她见过不少次,也听他说过曾经见过大哥好几次。。。

时间一久,多罗罗越来越委屈,越来越觉得百鬼丸实在过分得不得了,招呼都没有一声,就留她一个人在这。。。


不过,她也不会很无聊,每天都要干活不说,周围的好多孩子们都比她小,玩在一起后,会黏着她喊姐姐,于是她就很有长辈地样子,担起了照顾他们的责任。有空闲的时间,她也会认字写字,现在已经能看懂不太难的书本了。


想着想着,竟趴在窗台上又睡着了。


在离村子不远处的树林里,百鬼丸和琵琶丸正围着篝火说话。


“我前段时间看见多罗罗了,她长大了很多啊,真是时光飞逝”


“嗯”,火光映在百鬼丸漆黑的瞳仁里,无比地夺魂摄魄。


“这丫头现在对你火气很大,见到她,你自己要小心了”,和尚打趣他,即使得不到什么有趣的反应。


百鬼丸轻轻点了点头,然后像想到什么一样,歪头一笑。


夜更深了,和尚应该睡着了。百鬼丸往地上一躺,把手枕在头下,在柴火燃烧的噼啪声里,看着天上璀璨的星河出神。


“多罗罗,真的好美啊,这个世界。”




中午时分,百鬼丸在村口问路找多罗罗的时候,被在路口玩耍的孩子带到了多罗罗住的地方。她不在家,门是虚掩的,没上锁。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,看着几个孩子玩笑嘻闹,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起来。


多罗罗背着竹筐,里面装着刚从菜地摘回来的蔬果,走到门前的小路上时就看见了这副景象。她几乎是瞬间涌出眼泪,不可置信地怔忪了许久。

百鬼丸不经意地侧头,然后看见了不远处的少女。



他知道她就是多罗罗。她是多罗罗啊!

一步一步走去,多罗罗忽然背过身猛擦眼泪。百鬼丸直接走到她对面,她又把身子朝反方向转了过去,不看他。百鬼丸又走到她面前。

“多罗罗”,听见无比熟悉的声音,是大哥喊她名字的声音。百鬼丸朝多罗罗伸出手,可是等了很久,她也没有说话,也没有把自己的手伸出去。

多罗罗又用手很用力的抹了下哭红的眼睛,问到“请问你是谁哦?我不认识你”。说完撅起嘴、推开他就往屋子里走。


“多罗罗”

“多罗罗”

“多罗罗”

……

百鬼丸一直很她后面,跟着她进屋,去厨房。委委屈屈地看她摘洗蔬菜,动手做饭。

“你不会说其他话吗?喊得烦死了”

对方沉默了一会儿,说了句对不起,多罗罗切菜的手顿了一顿。然后,继续不理他。

“哼,你真的很气人,好吗?!你就是不对,好吗?!哪有你这样做大哥的?!”多罗罗在心里腹诽。


厨房油烟很大,多罗罗嚷嚷着嫌他烦,就把一直跟在身后的百鬼丸推了出去。一会儿,她就从窗口看见门口的孩子拉着他嘻闹。。。

多罗罗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下来。大哥又长高了很多呢,他的笑容变得多了,虽然还是不太爱讲话的样子,他还是一样的温柔啊。多罗罗想着这些就破涕为笑。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变得这么爱哭,小时候也不像这样的!




她本来不想喊他吃饭的,可是那眼巴巴的眼神看得她实在受不了,一见那双眼睛,她就恨不得像以前一样扒开他的嘴往里喂饭。

他还是不挑食,坐在桌前,筷子用的非常上手,吃的也飞快,应该也是很饿了。多罗罗总是忍不住拿眼角瞄他,总觉得他变了,又总觉得没有变。


“多罗罗”

“干嘛?”多罗罗还在扒着饭。

“你还不原谅我吗?”

“我又不认识你,为什么要原谅你”她还在死鸭子嘴硬。

“你认识我,我是百鬼丸,是你大哥,你说过要永远陪在我身边”

多罗罗真的生气了!把筷子往桌上一拍,“你还有理了啊,是你不告而别的!”她嘴里含着饭的,说话时也像气鼓鼓的河豚。

片刻后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,暴露了,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。



“百鬼丸!你今晚给我睡马厩!!”






真是个莫名其妙的收尾。各方面都是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


我就不该站这对。作为精神洁癖真的受不了了。回忆着故人,独自远行,我真的……


百鬼丸你有了眼睛就不需要有人牵引着你前行了,是吧。招呼没一声,走了。变成了“人”的你真的成熟了很多,也没有了对多罗罗的依赖,毕竟你也不再需要有人带你感知世界了。




真的很憋屈啊。


所以说,没事磕啥cp





发出来疏解疏解情绪。

30天推历史人物

day1 想要学历史
嵇康吧。高一时有一次买了几本地摊文学,在无意中翻看,知晓了一些嵇康的事迹,还有就是当时书里反复强调的“帅”让我印象深刻,后来就比较注意历史人物了。

day2 觉得很有意思
是王安石王Jeff了2333333,最近看了百家讲坛《唐宋八大家》的王安石篇,觉得这个人太有意思了,又天真又直率还固执的要命。在做事上又有铁腕手段,反差萌!!!“拆洗王Jeff”什么的太可爱了
曹子桓,爱吃葡萄的属性太萌,拿甘蔗打架很好笑了,还有对文若夸自己箭术高超的样子简直是个小孩子233333333

day3 名字
齐桓公叫小白,虽然古人的这个小白的意思肯定与现在的不一样,但是,我觉得不管意思如何,单纯说“小白”这个名字实在是萌得不行,太特别,太可爱了!

day4 做过很丢人的事
宋徽宗赵佶吧,靖康之耻……

day5 没在想要别人记住的地方记住
应该有司马光一份,好多人都只知道他砸缸救人,甚至有些人开玩笑直接称呼他“司马缸”,而不知道他写了《资治通鉴》

day6 与自己性别相反,但让自己感觉相似
荀攸hhhhhhhh不过我哪有大侄子那么聪明,只是有点公达那种小透明的感觉而已

day7 觉得心疼想哭
文若。我可能是太喜欢太喜欢他了,有时候想着想着就鼻酸

Jeff。心疼他的变法。无论当初如何努力、如何意志踌躇,最后却是满盘落索,失败告终,终其一生的理想就此破灭。还背负着覆国的骂名。
其实还有不少,一下想不起来……

day8 没有深入了解但莫名有好感
很多!卫青、霍去病、赵顼、林逋、王维、李商隐、张骞等等

day9 二次设定更讨我喜欢
想不到

day10 如果在一个朝代,可以与我为友
还是大侄子,感觉比较好说话的样子hhhhh

day11 莫名其妙就记住了
梅尧臣、李悝等等

day12 与某个事件绑定
王安石变法、司马光砸缸、姜维北伐(北伐大魔王hhhhhhhh)

day13想给他洗白
王安石,北宋灭亡这个锅在荆公头上扣得太久了

day14 想去他的时代看看他
都想hhhhhhh特别是文若,虽然汉末是个乱世,但是真的真的好想去领略一下令君的风采,闻闻他身上的香味(突然变态jpg)

day15 大家喜欢或推崇而我不敢苟同
苏东坡吧,可能是我对他了解不多,另外我知道了他对卫青的评价之后,真是让我内心咯噔一下。不过东坡居士对待逆境的态度真是让我敬佩。

day16 与我同姓的人物
伍子胥

day17 与我姬友很像
想不到……

day18 曾今喜欢、但已脱粉不讨厌
应该没有吧……

day19 即将或从事职业的前辈大佬
想不到

day20 吃了安利、不算喜欢、但很留心
周围好像没人会给我安利历史人物……

day21 梦到过并且有些难忘
太过在意令君,所以梦到过,但并不算“难忘”,因为我第二天就基本都把梦的内容忘光了,科科(手动再见)

day22 想要写一篇以他为主角的同人文
感觉写不好,不敢写,怕崩……

day23 已有或想购入他的传记
《三国志》、《史记》应该算吧,二十四史什么的以后能买齐就好了(科科!说的好像买了就会看一样,多半当摆设了)

day24 适合在恋爱电影中担任主角
明孝宗朱祐樘,作为帝王,他一生只有一个皇后并且没有妃妾。他的一生拍出来就是玛丽苏本苏了!另外汉宣帝刘询和他皇后之间“故剑情深”的故事也是恋爱电影的绝佳素材!

day25 长相英俊
貌如好女张子房,瑰姿其表、冰清玉洁荀文若,美姿颜、好笑语的孙伯符,长壮有姿貌的周公瑾,还有身长八尺、容貌甚伟的诸葛孔明……一大堆!还有潘安、卫玠、慕容冲等所谓的古代十大美男……帅哥太多,数不过来(虽然每个时代的审美不一,但总不会指着歪瓜裂枣说倾国倾城吧,五官端正是肯定要有的)

day26 完全是反派,但结局让人同情
完全反派啊……站在客观的角度上来说,历史的进程中存在这样的人吗


day27 可以成为我的老师
欧阳修吧,唐宋八大家差不多有一半都是他学生了hhhhhhh


day28 他的作品、政策给我好印象
虽然没有看过,但春秋时期百家争鸣的所有著作都是伟大的吧


day29 职业在魔法设定中很吃得开
子房,毕竟最后都辟谷修仙了


day30 现在最喜欢的历史人物
令君和子房。
令君在火凤、口三、真三的形象都喜欢的不行。当然,正史中的他才是最好的!
子房在秦时中的样子是我认识了解他的开始,非常喜欢。历史中的张良先生简直是神!
(可以说是肥肠花痴了)


了解的历史很少,可能很幼稚,没有什么史观。这些碎碎念就单纯地作个记录。
每个在史书中留下点滴笔墨的人都值得尊敬啊。




忽如远行客

接上一篇,如果有人看并且有看不明白的小天使可以翻我的上一篇文😘


整个加冠的过程极其繁琐,虽然孟章的身份不可告知他人,也未邀请什么宾客,但这一套流程走下来也着实累人,更何况是一个病的这样严重的人。
始加、再加,等到三加时,仲堃仪往孟章发上戴冠,看见他额角,鼻翼有细细密密的汗珠,想着赶紧结束,便伸手轻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子,低声说了句:再坚持片刻,马上就好了”,孟章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,他真的有种熬不住的感觉了,耳边念的祝词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,“以岁之正,以月之令。咸加尔服。兄弟具在,以成厥德,黄老无疆,受天之庆”,听清楚之后,又觉得这是对他这个将死之人莫大的讽刺。

终于在日上中天的时候结束了这场繁复的典礼。仲堃仪作为主宾亲手为孟章戴冠,也见证了这个少年长大成人。

留下仆从收拾清理,仲孟二人走到东苑的廊院休息,一人一杯茶下肚,顿觉清爽不少。两人脱了外袍,仲堃仪坐在席塌上,孟章感觉身体虚浮无力,便侧身躺倒。
两人就这样一坐一卧漫漫看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,除了孟章间或的咳嗽声,默默良久。

“仲卿,能弹琴给我听吗?”
“王上…”
“这次莫要再说琴艺生疏这样的话了,我可能……”
没等孟章把话说完,仲堃仪便打断道:“好,我去把琴拿过来”
“还有你这些年写的策论,拿来给我看看吧”
“嗯,你休息片刻,我马上就回”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,仲堃仪就起身离开往书房去了。
孟章看着仲堃仪渐渐远离的身影,眼睛开始模糊,想起还在天枢的时候他也曾这样离开自己,那时自己还不知道他在演戏给三大世家看,当时真的绝望到不行,还觉得很对不起他,辜负了他的一片壮志雄心……想着想着就闭上了眼。

“王上!王上!”
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,孟章不得不吃力的睁开眼,“仲卿,你回来了……”
“您不是要听琴吗?王上,我马上弹给您听,书也给您拿来了”,仲堃仪把孟章抱起来一些,将凭几撑在他身后,然后就坐在其身侧,拨了拨琴弦,思索片刻便道:“王上,就先弹一曲相见欢吧,好吗?”
“好”
可以听出来仲堃仪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弹过了,曲不成调,他把这一曲弹了一遍又一遍,终于慢慢找到感觉了。欣喜地侧过身去看他的王上,却发现他早已闭上了双眼,策论也滑到了地上。

看上去就像睡着了。

仲堃仪心里像是突然一阵暴风雪袭来,无边的绝望和无力将他吞没。摸了摸琴弦,又弹奏起来,指尖被琴弦划伤的伤口像是没有感觉,口中也不停地念叨“王上,微臣写的策论如何,比起在学宫之时可有长进?”
“今天也是谷雨,你知道吗?我们在学宫初见也是谷雨那天”
“你为我挡在苏翰身前的样子我永远也忘不了,你咳嗽的样子我永远也忘不了”
……

开阳相府里的瑶琴声袅袅不绝。直至残阳一抹斜在天边,无比艳红的云彩间时不时一群两群寒鸦飞过。





来个彩蛋☺️







“cut,cut,收工吧,很好啊,一遍过”导演一声令下,剧组开始收拾东西。
彭彭悠悠的坐正,伸了个懒腰,正准备起身,突然被一个拥抱给搞愣神了。
“熊,熊,熊老师,你怎么了…”
扒在身上的人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彭彭小心翼翼地拍了拍熊老师的背,问到“哭啦?”
还是没有回答。却也不肯撒手。
旁边在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本来都在忙碌,看到他俩这样,都掩嘴偷笑,纷纷表示看好戏“熊老师,彭老师又撒狗粮了!”
“仲大人牛逼了,牛逼了,这么多人看着呢”彭彭叹了口气,小声说道“其实……其实听你对孟章说的那些临别的话……我也哭了,不过说真的,你这乱弹琴弹的太难听了,比仙女吹的箫还难听,我俩这都没笑场,还这么入戏,看来演技都大有进步啊”
“彭彭,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双白要双双自刎了,因为留下的那一个真的是最痛苦的……”因为感冒,熊老师的鼻音非常重。
“我们毕竟不是孟章和仲堃仪,不会这样结局的,放心,还有无数个一年呢!”彭彭推开那只熊,站起来拍拍屁股,喊着要拆头套。
那只熊在那一刻真的体味到了什么叫做绝望,看着彭昱畅的身影消失在暗下来的夜色中,他想:幸好,我们还有当下。”
不过还是很失落,真的好抑郁啊,拍这种悲剧。在他正准备吼一声时,看见彭彭又拐了回来,拉着他的袖子,边走边说:“赶紧拆头套,我回去过一会儿还要直播呢”

急急的毛躁的彭老师真是可爱啊,某只熊觉得被治愈了。😍😍






祝看到这里的大家:情人节快乐!单身狗也要快乐!!😘😘😘



其实挺早的时候就想过,如果葱没有死,那会是什么样子。官宣出来后,我有了以下脑洞:天枢已灭,两仪带着葱给他的兵士,学生,以及假死逃过一劫的葱来到开阳,开始争夺天下之路。
不过由于葱中毒太深,药石不可解,唯有参药灵芝续命,两仪一步一步把控开阳朝政,而葱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。
然后那天看到🐻发的两人执手的图(爆哭!!)很多人说葱头发长了,长大了,加冠了。然后就萌生了写下脑洞的想法。

ooc我也不想的😆😂
如果有人看的话,就随便看看吧,我写的很多内容经不起考据😂,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



春寒不复,新绿渐浓。又是一年谷雨春日祭。
浩渺青空,湛碧如洗,几抹微云斜在天边。清晨的阳光丝丝缕缕地洒在瓦檐,鸟雀,树枝,花叶,窗棂,墙角,青苔……
开阳国的相府里此时一派忙碌的景象,仆人来来往往,准备今日公子加冠礼的所需之物。

院子的正中,大家都在准备冠礼需要的陈服器,一身玄色常服的仲堃仪也在其中,正在摆放盥洗之器,衣袖高卷,一副洗手作羹汤的模样。他的眉眼在清晨的光线里隐约展现寸许柔情,抿着的嘴角看起来像是十分认真地在朝拜。
不远处的骆珉默默地看了一会儿,恍惚想到,是有多久没见过生杀大权在握的老师这副模样了,像是个天真的孩童在给自己最爱的人准备礼物惊喜,时而蹙眉,时而莞尔。
身后仆从的一声骆大人把他从怔忡当中拉出,才想起有事情要禀报,于是疾步靠近。还未近身,便听到仲堃仪开口道:“这么匆忙,有什么要紧事?”说话时,他头也不曾抬,手上拿着绢布在擦拭酒器。
骆珉低首作揖,“老师,王上有事召您入宫,说是……说是最近棋艺精进,想与您切磋一二”。
似乎在爵的纹路里有些灰尘,骆珉看见仲堃仪鼓起脸颊朝沟缝处吹了吹,才不急不慢地说道:你进宫一趟,说我今日抱恙,不便进宫。”
抱拳应下的骆珉缓步退后,转身离开之际,又听到他说:“今日如若不是天权攻破开阳之类的事,便不要来扰我了”。
“是!”走到廊道上的骆珉忍不住又回首看了一眼,看见他的老师正举着爵对着阳光细细查看,一阵风起,带起他的几缕头发轻飘,耳边是鸟鸣、人声、混着院子周围的竹子被风带出的萧萧之吟,很不真实的感觉。骆珉走至相府门口,抬首即是万里苍穹,他开始担忧,担忧今天会是一个节点,很多事情会在今天改变。

看着准备的差不多的一应用具,仲堃仪净了手推下衣袖,就往东边院里走,分花拂柳,边走边问身后的仆从:“几时醒的?”
“回大人,公子刚醒,正由侍从服侍穿洗”
“咳嗽好些了吗?”
“今晨起来尚未咳嗽,脸色也红润了些,人感觉还挺有精神”
……

从窗户外就看见孟章端端地站着任由仆从更衣,脸色好了不少,不再是寡青无血色的样子,在青葱衣裳的映衬下,精神了不少。踱步到门前的仲堃仪无声地深深叹了一口气,整理好思绪后推门而入。
听到吱呀的开门声,孟章侧过脸看了看,牵起嘴角欢欣道:“你来了啊”
“嗯,我来了,都洗漱好了吗?”仲堃仪走到他面前扶着他的肩膀,理了理他的衣襟。
“嗯,好了”
“我们去院里用早膳吧,用完早膳再换礼服行冠礼,今日啊,是个好天,可谓良辰美景”。
“嗯,好”孟章还没说完便是一阵咳,仲堃仪蹙眉无法,只是一遍一遍地轻拍着他的背,想要这咳嗽不那么剧烈。思绪一瞬回到四年前在天枢朝堂的时候,那时他的王已经咳疾在身,他也只能是像现在这样拍拍他的背而已。
慢慢缓下来,孟章抬起手摆摆,略吃力地说道:“不妨事,今天早上好了很多了,我们出去吧”

没有让仆从跟着他们,仲堃仪虚扶着孟章的背,两人一步一步慢慢走到绿意盎然的东苑。
走近摆着饭食的桌子前,仲堃仪取出一块垫子,垫在孟章的那个凳子上,就把他扶坐下了。
仲堃仪捞起袖子为其盛了一碗白粥,侧过身子正准备喂他,孟章却自己把碗接了过来,笑说:“我自己来吧,今日还是有精神的”
仲堃仪看他虽带笑说话,眼神却坚持,遂把碗给了他,说了声:“好,小心烫”,自己也盛了一碗。
两人都吃的很认真,一时只听得碗碟相碰的清泠声响。
许久。
“仲卿”
仲堃仪拿着勺子的手一滞,极慢地抬起头:“王上……”
看见孟章正对着他笑,“无事,只是今日特别怀念旧人旧事,我们许久未曾如此称呼对方了,特别想这样唤你”
“王上,微臣愧对您……”
“仲卿无须有愧,你从入仕开始,便一心为我出谋划策,为旧国天枢案牍劳形,费尽心力让我得以苟全性命至今。更是不畏世俗,被人说豢养娈童也坚持把我安在府里保护……”许是说了一大堆话,孟章又开始咳嗽。
仲堃仪刚刚还在品味他最后两句话里的揶揄之意,却被咳嗽声惊了一惊,急忙站起身,依旧只是拍着他的背,好像除了这个,他再也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咳嗽渐渐缓下来,孟章却继续微笑道:“还记得你与苏翰争辩,把苏翰气到吹胡子瞪眼的样子,还有仅仅一计,却让天玑减产六成粮食,让三大世家损失了商会,对了,还有苏严”
“王上,苏严之事,真不是我……”
……
他们诉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,于朝阳下,微风中,淡淡开口,略带笑意。但不能一直说下去,因为还有今天的重头任务,举行孟章的加冠礼。


“王上,要不要歇息片刻?”
“快到时间了吧,而且我现在很好,一点都不乏,我们现在把礼服换上,然后开始吧”
“好”




坐在铜镜前的孟章任由仲堃仪一下一下梳着自己的头发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脸色好到犹如回光返照一般,焕然新生,像是回到了还未中毒的时候。再看看仲堃仪,他虽着盛装,眼神却缱绻。一脸认真,一梳再梳,孟章感觉到他手很轻很温柔,生怕拉扯到他的头发,这样想着,不觉莞尔。
“这么久过去了,您的头发长了不少”
“是长了。不过差不多了,用绳扎起来吧”
“好”
待仲堃仪束好他的头发之后,孟章慢慢站起身,回头与仲堃仪对视,笑得一脸灿烂,从窗边透进来的阳光在他身后铺展。
“因为我长大成人了,不仅头发长了,我也长高了”
这笑容,仲堃仪想到以前王上说要封他做上大夫的时候笑的样子。
衣服一层又一层,两人琢磨许久才穿好。
仲堃仪把孟章扶着坐在塌边,取来鞋子,蹲下来为他穿鞋。

“谢谢”
仲堃仪没说话,手上的动作虽顿了一下却也未停。忽然感觉到鬓边的肤发微凉,“仲卿,才这么些年,你竟也长出白头发了”孟章的手慢慢摩挲着他的鬓角。
仲堃仪抬头笑道“是啊,年岁催人老…鞋穿好了”,伸手把孟章的手握住,两人一起站了起来,相视许久。

并肩携手。
从洞开的门里往外看,可以看见两个盛装的人,微风卷起他们的衣角,日光透过斑驳的树影花影洒在他们身上。他们一步一步走得缓慢却坚定。
走向那似乎已知的必将到来的孤单的未来。










其实还没写完。。。









新年第一章,挺渣。。。

五元神sama,对不起你,把你刻成这样😭❤️❤️💕

年末

2016即将过去。
又要老一岁。

一直想弄明白人生的意义,可是好像突然就懂了,其实每个人的生命并未有多大意义。特别是对我这种平庸的万千大众的其中一枚而言。我有想要的东西,但通常却不愿去争或者是去争取。我有想要实现的愿望,然而从小至今,其实也一直在缩减,然后我明白了那么多的愿望本就不能实现。我有想要做的事,却因为自身太过懒惰浮躁,导致自己想做的事也做不成。我活了这二十好几年。好像就是这样不知所以地过来了。意义什么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了。
我在2016年末这样想着。

这一年
我有认真工作
我掉进了许多坑
欣赏、喜欢了许多人
我自己本身却并未有什么付出和得到
惟一的收获应该就是学刻了橡皮章

没看几本书
没有去想去的地方看看
没有钱
有一身坏毛病没改掉
依旧喜欢熬夜盯手机
有一些朋友不嫌弃
有亲人可以想念
还有一直坚持的可笑的原则
还是失败啊
懒惰啊,简直像是附骨之疽


我希望
来年自己和家人平安健康
自己所爱所欣赏的人们也都平安健康
能多看点书
能多点耐心在所爱之事上
依旧认真工作
能够改掉一些不好的毛病
不过自己也就如此吧


2017
有好些可以期待的事物
有很多不想面对的事物

看取莲花净
应知不染心